斯诺登为何选择报社?

斯诺登为何选择报社?

——由“棱镜门”事件看新环境下报社的特殊性

作者:刘军锋  2014-03-27 15:08  新传播    【字号:  

      报社以深度调查报道见长,更善于以文本系统地呈现复杂的事物。以文本呈现的信息,其获取过程是即时可逆的,个人可自由反复地依据自己的理解程度,进行自主性研究性阅读,所以更适合向受众描述和传达复杂事物。

 

【关键词】 斯诺登  棱镜门  新闻职业精神

 

“棱镜门”事件不断发酵。全球媒体就此激烈竞争,但出人意料,先声夺人、独领风骚的既非电视广播,亦非炙手可热的网络新媒体,而是报社。

201366日,《卫报》和《华盛顿邮报》靠斯诺登提供的消息,率先曝光美国棱镜计划。69日,斯诺登接受这两家报社视频采访,公开自己的告密者身份。612日,在各大媒体苦寻斯诺登下落之际,斯诺登约请《南华早报》做独家专访。

40多年前在“五角大楼文件”和“水门”事件中一样,报社再次展示出特有的力量与风骨。在报纸频现消亡危机的互联网时代,如此历史竟会重演。或可见,在传播新格局中,报社仍具特殊地位。

需说明的是,本文并非分析报纸的特殊地位,也无意为报纸的存在寻找新理由。报纸已非报社唯一载体,新闻网站、社交媒体平台、新闻客户端等同样是报社的载体。如上述三家报社,在报道“棱镜门”事件时,均报纸、网络等多渠道介入,甚至先网络后报纸。很多报社已成为多媒体的新闻传播组织,本文所分析的正是报社这一组织的特殊性。

 一、报社是新闻职业精神最忠实的实践者

斯诺登称,他选择《卫报》记者格伦·格林沃尔德等作为披露渠道,是因为他们是“在此期间就有争议的题材大胆报道的媒体人之一,即便面临着尖刻的人身攻击”。①斯诺登看中的正是他们及其所在报社的新闻职业精神。

《卫报》以独立著称,由斯科特信托基金会所有。基金会章程规定,《卫报》不得为谋求所有权人或股东的私利而改变立场,不允许把报纸卖给任何个人或财团。1992年基金会进一步明确其宗旨:保证《卫报》财政和编辑上永远的独立性;始终坚守其自由主义传统等。②?

《华盛顿邮报》的办报七原则中也指出,“在追求真相的过程中,报纸需要时刻准备着为维护公共利益而牺牲自己的物质利益”;“报纸不应与任何特殊利益集团结盟,而是要在公共事件和公共人物的观点上,保持公正、自由、健全的形象”。③

传统的新闻自由主义理论认为,新闻媒体是与立法、?司法、行政并行的“第四权力”;应担负民主“看门狗”重任,完全独立于政府,对政府实施全面监督,尤其是揭批政府滥用权力的行为。由新闻自由主义理论发展而来的社会责任理论强调,媒体在传递消息时,应真实全面地叙述所发生的事实;在交流意见时,应表现并阐述社会目标和价值。④概而言之,新闻职业精神的核心是独立、专业、负责。

这种职业精神在商业化浪潮的冲击下不断消蚀,甚至有人说,新闻媒体已沦为工商业的“雇佣军”。报社尽管也未完全免于为商业利益所裹挟,但相对于其他媒体,它对新闻职业精神的重视、继承和发扬最为突出。历史上,最能体现新闻职业精神的行为,几乎均出自报社。如1971年《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媒体联手披露“五角大楼文件”;1972年《华盛顿邮报》?曝光“水门”事件,最终导致总统下台,《纽约时报》史上则有多名记者因拒绝透露消息源而入狱。

如果斯诺登选择的是权威性不高的媒体,或自己在网上曝光棱镜计划,会是什么结果?美国政府可能即刻斥其造谣,或采取收买或强迫手段,逼迫媒体承认造假乃至不得不与政府合作,泄密计划失败概率很高。

“棱镜门”事件中,三家报社遵循了基本的新闻职业道德。首先,在获得授权前不透露消息源身份和采访细节等。其次,只公布公众有权知道的内容。报社有选择地解密,据称至今仍有大量已掌握的机密未披露。格林沃尔德表示,斯诺登要求《卫报》只公布公众有权知道的内容,不要公布损害个人或泄露任何卧底身份的文件。⑤第三,坚持核实原则。《南华早报》在报道斯诺登所称美国监听香港中文大学一事之前,先做背景调查,并向一些专家查核,求证斯诺登所说的侵入行为是否可行。⑥

二、商业性网络传播者尚不具备真正的新闻职业精神

商业性网络传播者,指在互联网上诞生、发展、壮大,始终以网络为主要传播模式和利润来源的互联网组织或个人。此类传播者在监督政府方面,确有惊人之举。比如,美国的德拉吉报道网站率先报道克林顿性丑闻,许多个人在社交媒体上曝光腐败案件,导致腐败分子落马。但这是否足以说明商业性网络传播者具备真正的新闻职业精神呢?恐怕还不能。网络新闻报道有三大主体,一是个人化的自媒体,有的依附于社交媒体平台,如微博;有的独立办网,如德拉吉报道;二是公司化的网络媒体,比如大型网站的新闻频道、《赫芬顿邮报》;三是各大传统媒体自设的网络媒体。前两类可归为商业性网络传播者,第三类应归为报社或广播电视的一部分。

自媒体在新闻真实性、客观性、原创性、独立性等方面,普遍有明显缺陷。如德拉吉报道,由于取材于庞杂的网络链接,对新闻事件几乎都不核实,因而被人称为“谎言电子板”。公司化网络媒体则主要转载传统新闻媒体内容。

维基解密以揭露政府内幕名震天下,但它是一家非盈利性网站,完全依靠捐助生存。在社会责任方面,该网站备受质疑。皮尤研究中心2010年对1000人的调查显示,53%的美国受访者认为,维基解密的所作所为损害了公共利益。⑦

斯诺登披露的泄密文件显示,大型商业性网络传播组织,不少参与了棱镜计划,如脸谱、谷歌、雅虎、微软、苹果等。这些公司怎会允许在自己的网站上泄露自己的丑闻?斯诺登如果自己到网上泄密,怎会成功呢?此类网络新媒体,实质是经济利益至上的商业性公司,与公众利益至上、高扬新闻职业精神、以监督政府为己任的真正新闻媒体相去甚远。

谷歌新闻产品和Google+项目总监理查德·金格拉斯在一次国际新闻媒体会议上说:“我们是平台而不是新闻媒体。”脸谱新闻主管瓦迪姆·拉夫罗斯基随声附和。⑧这等于宣告其拒绝承担新闻媒体责任。对此,新闻研究学者李希光指出,“资本集团在互联网上的殖民化毁掉了一百年来基于真实性、客观性和所有事实都要核实的新闻界的传统和实践。在今天这样一个完全娱乐化和资本化的网络世界里,人们看不到任何复兴新闻界好传统的希望。”

三、报社具有较强的新闻数据挖掘能力

报社以深度调查报道见长,更善于以文本系统地呈现复杂的事物。以文本呈现的信息,其获取过程是即时可逆的,个人可自由反复地依据自己的理解程度,进行自主性研究性阅读,所以更适合向受众描述和传达复杂事物。在这种信息接受规律的支配下,再加上受传统媒体传播模式的长期浸染与训练,当前的受众形成了一种接受心理,即更愿相信、更有耐心、更倾向于从报社获取深度复杂的新闻。

棱镜计划内容艰深,斯诺登所提供的证据,是大量原始态的文件,元素庞杂,关系繁复,要从中理出有价值的新闻,并予以核实,通俗易懂地表达出来,还要避免触碰禁区,非有强大的新闻数据挖掘能力不可,既有媒体之中,堪当此任者,非报社莫属。

报社能直接在数万份机密文件中提炼出最具新闻价值的信息,而不是像维基解密那样把数万份文件放到网上,让媒体和受众再去挖掘,一则多了一道传播程序,降低了传播效率;二则媒体只能依据网上已公开的部分材料发起报道,不能依据全部材料统筹安排,可能降低报道的系统性;三则由于媒体未与原始信源接触、合作,可能降低报道的准确性。

斯诺登此次爆料,与报社共同制定报道方案。《南华早报》总编辑王向伟说,专访之后,报社并未将“猛料”一次性公开,而是分批刊登,先报道什么,后报道什么,均在斯诺登的掌控之中。⑩格林沃尔德说,斯诺登制订了B计划,将包含秘密档案的编码文件交给了几个人,如果他出了什么事,这些文件都将被公布。没有这些合作,很难想象有如此周全的报道安排。这正是斯诺登比曼宁高明之处,也因此斯诺登得以成功脱身,而曼宁则因向维基解密提供25万份美国军事机密文件,被判刑35年。

四、报社具有与强权抗衡的强大组织力量

有学者指出,美国行政当局和媒体在法律面前平起平坐,除了法律和广播电视领域之外,它没有限制媒体的其他手段。这正是报社与广播电视、网站等渠道的不同之一,也因此,美国政府对揭露棱镜计划的报社无可奈何,而曝光美国军事机密的维基解密及其创始人则深陷困境。

应当看到,尽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在实施法律对抗时,经济、政治、社会等因素的影响也不可小觑。要与强大的政府或企业进行法律较量,个人与报社相比,往往势单力薄,风险高得多。

斯诺登一方面建立了个人的法律团队,以规避个人泄密的法律风险;另一方面,通过报社来泄密,将个人行为转变成了依托权威组织力量来进行的正规严肃的新闻报道,?从而借助法律对新闻自由的保护来保障行动的成功。报社不仅有强大的法律后盾,更有与政府打官司的经验和底气。如1964年“《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和1971年“五角大楼文件案”,报社均获胜。

当然,出丑的政府会给报社制造麻烦,但至今未能阻止报社的相关行为。2013830日,《卫报》总编辑拉斯布里杰说,受英国政府当局威胁,该报720日销毁了从斯诺登手中获取的文件副本,两天后,该报通知英国政府当局,所有与政府通信总部有关的材料已转交《纽约时报》和独立的调查性新闻集团ProPublica。英国政府事后要求《纽约时报》销毁有关文件,但该报执行总编辑艾布拉姆森拒绝理会。

斯诺登对报社的看重,给正面临生存危机的报社提供了诸多启示,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报社必须始终坚持和不断强化上述优势。进而言之,不仅仅是报社,所有的新闻媒体均应如此。

 

参考文献:

 

①新华网.南华早报:斯诺登批评美国主流媒体“太胆小”.http://news.xinhuanet.com/cankao/2013-08/17/c_132638995.htm

②胡泳.高质量新闻的命运.新闻记者2013年第8

③解国记.变与不变的感悟——西方报纸现场随记.《中国记者》,2013年第7

④甘惜分主编.《新闻学大辞典》,第85

⑤《卫报》记者称若斯诺登发生意外?其秘密文件将被公布.中国日报网.http://www.chinadaily.com.cn/hqzx/2013-06/27/content_16668614_2.htm

⑥港报独家采访斯诺登幕后的故事.新华国际.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3-06/28/c_124923451.htm

⑦美刊:维基泄密,在个人自由与集体安全间博弈.中国新闻网.http://www.chinanews.com/gj/2010/08-16/2470096.shtml

⑧王萌.内容已死:IT巨头给新闻业的六个忠告.《南方传媒研究》,20127月,第36

⑨李希光.“看不见的手”对言论的封杀.《红旗文稿》,2013年第16.http://www.qstheory.cn/hqwg/2013/201316/201308/t20130823_263666.htm

⑩同⑥

同⑤

惹怒多国政府 阿桑奇被逮捕 维基解密引火烧身岌岌可危.《法治周末》.http://www.legaldaily.com.cn/index_article/content/2010-12/07/content_2387331.htm

英政府要求纽约时报销毁斯诺登文件总编拒理会.中国新闻网.http://www.chinanews.com/gj/2013/09-01/5230053.shtml

编辑:刘婷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复制地址

往期回顾

©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