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第2期

从“反服贸”运动看台湾媒体生态

作者: 深圳晶报社驻台湾特派记者 张胜祥   2014-06-17 16:41  新传播    【字号:  

        作者通过对台湾“反服贸”运动深入细致的观察,为读者勾勒出一幅 “只问蓝绿,不辨是非,只炒短线、只重膻腥,一切从商业利益出发”的台湾媒体生态图画。

 

关键词:“反服贸”运动 台湾媒体生态 公信力

想象一下,在一个人口只有 2300万的地区市场,拥塞着 7 24小时播出的电视新闻频道、4000多家杂志、约 200家广播电台、近140个有线电视频道、2500家报纸、1000多家通讯社和 82辆转播车,这会是怎样一个场景?

 只问蓝绿,不辨是非,只炒短线、只重膻腥,一切从商业利益出发,收视率计算到秒,不是骂东骂西,就是用尸体加裸体吸引眼球,引用圈内人一句狠毒的比喻:“女明星扔一条内裤出来,够媒体吃三天。”过去10多年,台湾地区拥有全亚洲最自由的电视与平面媒体,媒体的公信度却不到 1%,与名嘴、政客被并称为社会的三大乱源。

 

  那么,台湾媒体到底乱到什么地步?持续了 24天的“反服贸”运动正好给了我们一面上好的“镜子”。

 抛除秉持“正派办报“的《联合报》《中国时报》,以及《工商时报》《旺报》等专业媒体,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多数台媒将3 18日以数百人攻占“立法院”为起点的“反服贸”事件当成了“过大年”。“血战‘行政院’”“330占领凯道”“王金平进‘立法院’”,重头事件迭出,《苹果日报》、壹电视、三立、中天、TVBS、《自由时报》等媒体,像打了鸡血各出奇招,争抢眼球。

 

一、苹果,只要金钱与眼球

 

 原本以为这么多钱学生募集起来不易,因此将广告牌价从 150万优惠到 100万(新台币),早知道这么容易就不打折了。”听说学生募集款只花了 3个小时,苹果日报社社长陈裕鑫有点“后悔”,也有点得意。

 3 24日,支持学运的网友募款 150万新台币(约 30万人民币),买下第二天《苹果日报》头版的半版广告。毫无疑问,《苹果日报》和壹电视成为“反服贸”运动的最大赢家,这得感谢他们积年累月练就的见风使舵的“敏感性”和大风大雨中判断局势的“功力”。

 感谢老天,从“反服贸”运动的第一天开始,《苹果日报》和壹电视就非常“明智”地依偎在代表台湾未来的年轻学生身旁,吐露他们的心声,记录他们的“悲壮”,替他们搜集“警察施暴”的证据,宣扬他们的“伟大”。

 3 23日夜,一批不明身份的人攻占“行政院”。凌晨时分,镇暴警察手持棍棒盾牌,出动水车将闯入者强行驱离。其间,《苹果日报》第一时间在自己的网络平台整理网友上传的“血腥镜头”,以《绝不河蟹!警察打人影片,苹果帮你备份了》为题,宣扬镇暴警力在 24日凌晨于“行政院”强制驱离行动中“对学生施暴”,号召网友“全民备份,为历史留下证据”,可就是对民运分子殴打警察只字不提。此前的感情投入,加上“备份”的示好,《苹果日报》在媒体大战中抢得先机,奠定了金钱与眼球双赚的局面。

 

《苹果日报》极尽讨好之能事,似成为“反服贸”运动的最大“赢家”。

 3 25日,登有半版“反服贸”广告的《苹果日报》,将搜集到的“警察施暴”图归纳整理,以最血腥、最煽情的方式推出 6个大版的专辑《这一夜,我们好心痛》,其间充斥着“血染街头”“肉身挡警棍尖叫倒地”“惊恐 7小时”等字眼,配以大幅警察棍棒乱飞、学生血流满面、尖叫四散的震撼照片,引起轰动。然而,事后证明,其中数张照片只不过是局部截取、张冠李戴的谣言。

 3 26日,《苹果日报》祭出惯用的自我加码手法,描绘“抢买《苹果》,收藏真相”,声称“读者昨抢购《苹果日报》,有人连跑五家超商都买不到”“加印3万份仍秒杀”,并说看到空报架,“李姓女子无奈地说‘没买到实在是太遗憾了!’”

 “行政院”争夺战的高潮过后,街头形势陷入僵局,对大多数媒体来说这是索然寡味的折磨。不过,《苹果日报》有自己的恒温妙方:不失时机地推出了《帆神背后的伟大女人自制短片放闪》,炒作起学运领袖林飞帆的感情世界,掘出“帆神背后的温柔力量”。从林读成功大学时和女友的交往说起,一直挖到她在林飞帆的脸书上所贴的情意绵绵的“闪文”,只字不漏,全文直播,最后还奉上了两人的甜蜜照。其后,更是不辞辛劳,派记者前往林飞帆的老家台南“偶遇”林父:“面对记者他先否认是林飞帆的父亲,不过最后终于承认是林爸爸,但对于儿子,仅表示那是自己跟他的事情,不愿受访。”

 3 30日,数十万黑衣学生和民众“占领凯道”。31日,《苹果日报》推出“感情澎湃”的专刊《黑潮壮阔 50万太阳花写历史》:“昨天,台湾的群众和公民运动史写下新页! 50万身穿黑衣、手持太阳花的学生与民众涌入凯达格兰大道,一张张年轻、青涩的脸孔呐喊:‘退回服贸!捍卫民主!’震撼凯道及周边道路。”

 4 7日,《苹果日报》和壹电视再次抢先,披露了太阳花“英雄”从 10日起撤出“立法院”“出关播种”的轰动新闻;4 11日,早上 8点,高唱《学运光荣退场》赞歌、“以 1元广告费”附送“黑潮凯旋宣言”的《苹果日报》已被一抢而空,也唱响了自己在整个事件新闻大战中的“凯歌”。

 

二、中天,从“找骂中”寻找快感

 

 从第一天起,台湾中天电视台就因为披露“声援占领‘立法院’的学生和民众是花钱雇来的”,与“反服贸”分子站在了“不共戴天”的对立面,运动期间,彼此摩擦不断,叫骂声不绝,但看上去中天很享受。

330占领凯道”行动吸引数十万人人参加,现场三教九流各色人等聚集,唱歌喝酒跳舞呐喊无不欢乐 PARTY,其中一名梳着高马尾发型、穿超短热裤的漂亮女学生刘乔安被诸多媒体盯上,并冠以“学运女王”称号,“消费”若干天。

 4 4日,中天电视台《新闻龙卷风》名嘴彭华干在节目中兴致勃勃地谈起了“学运女王”的穿着,从马靴、热裤讲到衬衫,感慨“领口超低引人遐想”,并对着照片在“女王”胸前做解衣状,紧接着惟妙惟肖地还原现场,“她站起来一扫视,所有男生,马上把头低下来”。节目一播出立刻引起网友挞伐,数千人在 PTT上号召民众向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NCC)检举。

 第二天,当事人刘乔安在脸书上大骂中天“恶毒”,并对名嘴点评作出回应:“本人昨天刚满 29岁。要红想出名会在十年前!那件衣服本来就长这样,我扣子扣到最上面了!里面有穿背心。”第三天,壹电视搬出妇女组织代表控诉,第四天,彭华干“兴高采烈”地出来道歉……

 中天电视台作为学运参与者眼中的“泛蓝”“亲共”媒体,在整个“太阳花”运动报道中饱受学生和民众攻击,转播车被砸,记者被打司空见惯。到了运动后期,为了避免挨打,中天的现场转播车吓得连台标都抹掉了,但对于找骂,他们乐在其中。

 3 24日,参与报道“血战行政院”的一名中天记者在脸书上留言称,看着警察驱赶讨厌的学生心里非常痛快,“我也顺便踹了地上的一名学生一脚”,引起怎样的反响,不说你也可以想象。

 4 7日,又有“太阳花”女子和彭华干及另一位名嘴戴立纲“杠”上了,该女子在脸书上破口大骂,斥责中天“刻意拍摄民众辛苦守夜的躺姿,以情色化社会运动”,扬言要以“性骚扰、侵害肖像权、诽谤、妨害名誉”将中天和戴、彭告上法庭。原因很简单,戴立纲和彭华干在 4 6日播出的《新闻龙卷风》中,一唱一和调侃一朵穿镂空露背装睡在“立法院”地上的性感“太阳花”:

 戴立纲:“立法院”里面冷气开得不够冷,所以人家里面太热了,所以这个“立法院长”王金平该检讨一下,冷气要开强一点。

 彭华干:你你你你你,你如果是学生,在她旁边,你睡得下去我随便你喔。

 戴立纲:喔,我睡不下去。

 ……

信不过传统媒体,“反服贸”运动参与者用拖鞋夹着 IPAD直播“立法院”内部情况。

 

 持续对抗 20多天,在“太阳花”结束前一天的下午,“反服贸”组织和中天电视台之间终于以“黑色幽默”的方式迎来了正面清算。笔者敢说,当天的桥段哪怕是最有想象力的导演看了也得摇头兴叹。

 4 9日下午,为了抗议中天对“太阳花”运动的“抹黑”,自由台湾阵线等团体发起“散步中天,路过正元”活动,率领数百名学生和民众集结内湖中天办公大楼前,手持“中天抹黑全民公敌”“蔡衍明、蔡正元(中天大小老板)回头是岸”等标语,高声呐喊“新闻龙卷风,看了会中风”“52台(中天新闻频道)毁灭全台”。

 而中天也早已摆好阵势“迎敌”,不但架设路障,放置“蛇笼”,请来上百警察助阵,而且还有上百名身穿中天制服的员工们针锋相对亮出“报道事实 真爱台湾”、“黑色恐怖真正独裁”标语守卫在大门口,中天负责人则手握麦克风,指挥员工整齐划一地与抗议者互呛,那种场面恐怕只有在某些少数民族对山歌时才能得见。

 下午 2点半,抗议团体在现场举行记者会,代表纷纷上台申讨中天,但中天却用强分贝不断播放“中天社歌”和“爱拼才会赢”,音量完全淹没了抗议者的演讲。最滑稽的是中天员工们将现场变成演唱会,挥手摇摆大合唱,半小时后,抗议者无可奈何“败退”而去。

 

三、三立,专抓他人小辫过活

 

 前“立委”邱毅 3月底接受中央电视台驻台记者专访时,在节目中谴责太阳花学生的暴力行为,同时揭露一连串的活动是民进党所指使,节目播出深得民心。不过,邱毅在节目中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他拿起一张照片,指出“立法院”议场内发言台上的一堆黄色物体为香蕉,并说他已经查证过,这堆“香蕉”是民进党党团所送,但事实上,主席台上放的是太阳花向日葵。

 此事被“太阳花”学运报道中表现平平的三立电视台,当作救命稻草,以头条新闻的形式滚动播出,无限放大,引发学运支持者疯狂转载,并极尽讽刺、发酵之能事。

 其实,伺机攥住政治人物的口误,历来是三立的“拿手好戏”。3 14日,马英九接见相关人员时说:“纽西兰出口一种很有名的东西叫‘鹿茸’,就是鹿的耳朵里面的毛。”此言一出,以三立为首的媒体大肆渲染,直指“马总统”没有基本常识。

 23日晚间,学运少数鹰派分子突袭闯入“行政院”,演出打砸物品、乱翻文件、自拍的闹剧,甚至吃掉副秘书长萧家淇放在冰箱中的太阳饼和蛋糕。第二天萧对媒体抱怨此事,三立马上站出来高喊“太小气”,自导自演,忽悠民众团购上百盒太阳饼送给萧家淇。随后,更是发挥想象力,将以上三事串联,并称为“新台湾三宝”,敲锣打鼓好不热闹。

 更为荒唐的是,在“立法院”被攻占的当天,新华网采用原标题在首页头条位置转载台湾媒体报道,被三立电视台抓个正着,贴上“大陆权威官网支持学运”标签,大肆炒作。

 此外,三立、苹果等还联手推动“TVBS假新闻”事件,渲染“TVBS记者为了喧扰学生暴力新闻,刻意在现场打翻垃圾桶摆拍”。结果,第二天,学运参与者在 TVBS的转播车上贴满了“骂娘”的留言,导致原本对学运抱着“同情”态度的 TVBS从此退出竞争行列,只能意兴阑珊地捡拾苹果玩剩的二手新闻,或者加入《自由时报》等“八卦”队伍,将林飞帆从 20天不曾换下的绿大衣,到眼镜、衬衫、鞋袜,品牌价码网购办法,事无巨细,就差没有扒掉内裤。

 

四、传统媒体不可信,自媒体显威

 

    325日晚,“立法院”议场内的占据者欢呼声四起,在民间影像团队Skywatch的协助下,他们终于可以看到“立院”外场的实况转播,并和声援民众实现了连线。

TVBS电视台遭人“陷害”,被“反服贸”运动参与者贴标签“骂娘”。

 

 尽管《苹果日报》《自由时报》和三立电视台等大众传媒,对“反服贸”运动大唱赞歌,极尽“亲近”之能事,但还是改变不了台湾媒体 1%“公信力”的残酷现实。了解学运内幕的台湾政治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学生林俊孝透露,学生间“反服贸”运动的发起及活动期间的彼此沟通指令传播,主要依靠的是自媒体 LINE(功能类似于微信)、FACEBOOK和一些独立媒体,传统媒体则属于被利用的工具,需要时召来,不需要时“抛弃”。

 除了Skywatch,在独立媒体中“台大新闻 E论坛”也扮演了重要的传播角色。论坛发言人台大新闻所学生彭筱婷说,“E论坛”原本只是新闻所学生交作业“练兵”的脸书媒介,运动爆发后,80多名“学生记者”们踊跃加入报道团队,常驻“立法院”,连日来“秉持中立的角度”,自发报道“看到、知道、确认过的新闻”,粉丝人数几天时间从原先的 890人暴增到 12万,非常受欢迎。

 另外,网络媒体也遍地开花,其中包括了长期关注台湾社运讯息的“苦劳网”、综合性新闻网站“新头壳”、平日关注农业和土地的“上下游新闻市集”,以及专门追踪全球网络产业的“Tech Orange”等等。

 最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才兴起的 TheNews Lens”关键评论网,其选择新闻的角度与传统的台湾媒体大有不同,当大多数传统媒体纵情于绯闻凶杀、拒绝承担答疑解惑的基本责任时,小小的关键评论网居然眼光独到,将服贸公听会选为去年的重大新闻进行解读。

 

编辑: 刘婷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复制地址

往期回顾

©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