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荷赛多媒体奖

漫谈荷赛多媒体奖

作者:深圳特区报社摄影部主任记者 齐洁爽  2016-03-11 13:56  新传播    【字号:  

      在网络化及电子化大潮的冲击下,传统纸媒遭遇巨大挑战,传统纸媒在思变。靠传统纸媒摄影起家的荷赛,积极配合及期望引领这场变革,鼓励摄影记者拍摄视频,倡导纸媒使用文字、图片和视频相融合的多媒体,但希望适度把控火候,以免变革转化为革命而自绝后路。荷赛多媒体的创立与评选实践,反映出传统纸媒“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的前进心态。

 

【关键词】荷赛多媒体奖 微纪录片 摄影记者

 

荷赛多媒体比赛是从2011年开始设立的。所谓的多媒体一直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反过头来看以往评选出来的获奖作品,感到荷赛的多媒体指导思想与相应概念正由模糊变得清晰。在网络化及电子化大潮的冲击下,传统的纸媒体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读者群在远离,广告投放量在降低,销售发行量逐步减少,而造成这种局面的罪魁祸首就是网络。犹如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传统纸媒在思变,靠传统纸媒摄影起家的荷赛积极配合及期望引领这场变革,更希望适度把控火候,以免变革转化为革命而自绝后路。

互联网时代传统纸媒不能就地等死,要有所行动分享网络一杯羹了!传统纸媒的优势在新闻内容采集,因此无论如何变革也不会放弃自己的长处,幻想着适度改良适应互联网传播的要求。于是多数纸媒构想着这样的战略:在网络上打造一个纸媒的放大与美化版本,以页面的形式出现,主页相当于目录、导读或版面,在不同的板块中镶嵌着丰富多彩的新闻内容,如表格、历史资料、漫画、图片、视频、动漫等等,通过翔实而丰富的内容,与短平快的网络新闻竞争。在这样的大背景和理念指导下,荷赛于2011年草创了多媒体比赛项目,目的是鼓励电子化网络版本的杂志或报纸,设计出更吸引读者眼球的页面,提供更多姿多彩的图片、视频及各类可用资源的杂交体。

 

一、荷赛多媒体在倡导什么

 

荷赛多媒体靠奖项设置引领着参与者的走向,从一开始的奖项设置就能看出来其良苦用心,就是要兼顾摄影、视频和网页的设计,无论哪类都要注意到摄影的作用,因为荷赛毕竟起家于摄影,一切所作所为不能离摄影太远,哪怕仅仅是以摄影记者或图片编辑的身份参与其中都行。

为明晰地查看和了解荷赛,笔者特意对五届荷赛多媒体获奖作品做了统计,发现荷赛的参赛作品的名称在不断调整,前三届的名称各用一次就放弃了,只是到了第四届名称相对固定下来,第五届加以延续。从获奖作品类型分布上看,第一届是互动作品与视频作品并重,第二届互动作品1个且没有特别强调,第三届及第四届互动作品再次和视频作品旗鼓相当,第五届互动作品下降为1个,其他类保持各3个。

荷赛多媒体在设立之初,想发挥摄影记者与图片编辑的主导作用,因此在视频作品中会看到镶嵌一定数量的静态照片,在互动作品中照片更是不可或缺的主导元素。但在发展中不断微调变化,视频作品中镶嵌的可有可无的静态图片的作品数量在减少甚至绝迹,互动作品中的照片与其他元素搭配也日趋规范,很少出现为用图片而用图片的情形,这实际上与荷赛多媒体的创建宗旨和当初的构想有些脱离,但这是现实中的无奈。毕竟,网络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网络读者的阅读习惯与传统纸媒体读者的阅读习惯大相径庭,不是你画好一个圈别人一定要在圈里面,当你的圈不符合网络快速阅读的习惯时,你的圈就等于白纸一张,更不会有人在意你自己所刻意追求的互动,这是传统纸媒和网络平台互动实践一再失败的主要原因所在,所以说荷赛多媒体互动作品在萎缩是现实使然,说不准再过几届这个类别就不存在了。相反,荷赛的视频影片真的在进步,技术与艺术要素都趋于成熟。

 

二、荷赛多媒体的出路在微纪录片

 

荷赛多媒体互动类作品的失败在于其传播方式与读者的阅读方式不匹配。荷赛倡导的互动新闻强调的是深度,在丰富性和多彩性上下了不少功夫,其严谨的作风和权威性的指导作用无人能敌,但这样的新闻传播方式更适合深度思考型读者,或某些领域的研究者,并不适合快餐文化盛行的当代大多数网络读者,特别是年轻一代的读者。年轻一代的阅读习惯已经被网络所主导,其参与度最高的是微信和微博,其浏览或朋友圈转发最多的是单一的文字产品、图片产品或视频产品,复合的产品多是简单明快的“文字+图片”“文字+视频”“文字+音频”等类型,更为复杂的精雕细刻类“组合拳”反而不太受青睐。短小的视频产品,只要有足够的热点,普通读者就爱看并可能随手转发。荷赛的多媒体要想更好地与读者对接,只能是在这方面多下功夫,而放弃或变革冗长繁杂的互动类作品。

现在荷赛的长片与短片作品都是视频类型的,特别是2015年的获奖作品中多数并没有镶嵌可有可无的静态照片,当然回顾性的资料照片是任何视频作品中都惯用的。荷赛的长片、短片是从时间长度上区分的,长也好短也好,实际上强调的是网络播放的特性,拿现在中国的热词来讲就是微电影。相对于缤纷复杂的各类微电影,荷赛多媒体的长处在于新闻性,毕竟荷赛是新闻摄影作品比赛,这是目前其他各类短片作品中所不具备的或不是他们特别在意的地方。荷赛多媒体评选已经举办过五届,其中视频作品有24个,这些作品大多与人的社会生活有关,关注生活,关爱生命,关怀人间疾苦。

 

五届荷赛多媒体评选的24个视频作品

(续表)

 

统计对比发现,最初两年作品更看重视频与照片的结合,有的作品拉郎配式强硬结合,结果适得其反,照片与视频两层皮。有的视频为突出照片的特色,还故意把视频中的画面定格为照片的形式,作品看起来更像刻意披着“照片+视频”的华丽外衣。发展到2015年,多媒体中是否有照片已经显得不是很重要,一切看视频内在的需求而定。在获奖的6个视频中,3个短片具有很强的新闻性,这恰恰是荷赛多媒体最重要的特征,也正是荷赛多媒体未来的发展方向所在。

为什么要特别强调照片?我想荷赛多媒体在创建当初应该就已经预见到了问题的症结,就是如何划分摄影的地盘,不能耕了别人的地荒了自己的田。视频中过多夹杂照片经过几年的尝试效果不好,不夹杂照片的视频与电视台的视频又没有什么区别,这是非常让人头疼的问题,回避不了。当初为弱化这样的话题,主办方、评委们只好推说荷赛的多媒体作品不同于完全的视频作品,但事情发展到现在这样说不合适了,因为最新的荷赛在征稿规则中根本没说不可以是纯粹的视频作品,获奖的短片实质上就是纯视频作品,事实胜于雄辩!

摄影记者拍摄视频,与电视台记者相比拼绝对没有优势。电视台的摄像记者就是“玩”视频的,设备好而专业,后期的设备是成套的流程产品,同期声、字幕、剪辑、资料视频穿插等一应俱全。“小作坊”的摄影记者们与电视台采编团队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网络逼迫使然,现在“业务”已经有交叉了,在电视台与纸媒还没合并为一家之前,只能各自为战。

 

三、向奥斯卡纪录短片致敬

 

近年来,中国一直是荷赛的重要参与者,照片参赛数量多,每年都有照片获奖。与照片参赛者高涨的热情相比,多媒体参与人数明显不足。目前,摄影记者正处于转型中,是当“摄影+文字”双枪将,还是当“摄影+视频”的开路先锋,不同的媒体在做不同的探索,但总的趋势是摄影部在日益萎缩或解体,新型的多媒体部正如星星之火四处绽放。摄影记者转行拍视频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不知道拍摄什么,不知道如何拍好,更不知道如何才能达到获奖的层次。摄影与摄像是相通的,正因为是相通的所以才会出现摄影兼职摄像的情况,摄像又与电影相通,因此在我们很无助的时候可以求救于电影,毕竟摄影、电视、电影同属于大的影像艺术范畴。

拍视频与拍照片相仿,起步阶段难免拿经典作品当范本模仿借鉴,拿句时髦的话说叫致敬。我们可以直接致敬的视频纪录短片相当有限,但我们可以致敬的电影纪录短片相对来说要丰富。在电影的纪录短片中,目前水平最高影响最大的是奥斯卡,奥斯卡获得提名的纪录类短片,基本囊括了世界各大电影节的优秀纪录短片。奥斯卡电影奖项设立于1927年,但直到1942年才出现纪录短片奖,从1944年起,纪录短片成为奥斯卡的常设种类,到现在已经有72部影片获奖。

奥斯卡把时长小于40分钟的纪录片划归为短片,荷赛对多媒体影片的划定,10分钟以内为短片,30分钟以内为长片,二者相对比,荷赛的长片与奥斯卡的短片在各项指标要求上更为接近,因此,向奥斯卡短片致敬是汲取纪录片营养的最佳捷径。

通过对奥斯卡纪录短片分类研究会看到,奥斯卡短片更多关注的是人们的社会生活。奥斯卡初创时与现在的荷赛多媒体境况类似,摸着石头过河,最开始几届因为世界大战的关系,获奖的影片都是关于战争的,且多是国家层面的政治宣传,这样的电影与其说是纪录片,不如说是形象宣传片,随后的影片主题转向战后安抚、伤员医疗、流浪儿童救济等。为改变战争及战争后遗症的影响,或者是对既有类型的反叛,奥斯卡纪录片也有几次跑偏的时候,如1953年(指获奖的年份,电影是上一年生产放映的,下同)的《邻居》是两个人表演的喜剧,1961年《朱赛萍娜》是导演出来的日常生活场面,1967年《到明天就是一年了》是有演员参与的“伪纪录”,1969年《人类为何需要创造》是一部多片段组合的先锋剧……这些与纪录毫无关联的电影如今成了纪录短片发展史上的花絮,映射出人们在探索纪录片时左右摇摆的心态,好在奥斯卡纪录短片慢慢走上正轨并坚持下来,其“拒绝伪造”“远离虚构”的纪录片理念一直持续至今。

向奥斯卡短片学习,首先要学的是题材的选取,要贴近生活,不能高大上浮于空中;其次短片要符合影片的技术流程,还要有良好的同期声,要用好灯光,要有必要的解说,要有悦目的字幕,剪辑要流畅,视频同照片一样需要调色……好的短片不是各类技法的炫弄,而是扎扎实实地讲故事。依照目前荷赛照片的分类方法来类比,突发新闻、体育新闻更适合于荷赛多媒体的短片,文化艺术、新闻人物、当代问题、自然环境、长期项目等更适合多媒体长片,当然也可以精编成短片。摄影记者投身视频短片,要懂得拍摄视频短片的目的是什么,显然不是为了投送荷赛多媒体评选获奖,不是为在奥斯卡颁奖礼上登台领奖,而是为媒体生产出脍炙人口的新闻产品。与好图片能博得大众眼球一样,好的视频能赢得点击率,好的视频栏目能够带来不错的广告,好的视频团队能承揽商业性的项目,好的视频作品能为媒体带来荣誉。未来的摄影是大众的摄影,未来的视频是大众的视频,未来摄影记者所服务的人群正是这样的主体人群。这是时代对媒体的要求,更是媒体发展的必然。

编辑:郑晓鹏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复制地址

往期回顾

©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