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严肃大报头版悼念大卫·鲍伊版面欣赏

作者:青岛农业大学艺术与传播学院教授 郭建良  2016-06-20 16:16  新传播    【字号:  

  摇滚歌星大卫·鲍伊的离世,被世界各国报纸当做重大新闻事件来处理和报道,也成为各报编辑竞相展示自己图片处理和使用水平的一个擂台。从各报头版照片看,要想成为一个优秀的图片编辑,仅有专业的技术技巧是远远不够的。

 

【关键词】大卫·鲍伊 报纸头版 图片编辑

 

引领世界流行音乐潮流、表演风格前卫多变的英国摇滚传奇大卫·鲍伊于2016年1月10日去世,享年69岁。鲍伊的去世被西方主流报纸当成重大新闻事件,以各种表现形式在头版隆重报道,隆重程度远远超出了想象,究其原因,大概远不是一句“报纸娱乐化”可以概括的。

 

一、英国大报的超常规报道

 

大卫·鲍伊去世第二天,英国大报小报头版都大版面使用了鲍伊的照片,就连那些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严肃大报也出人意料地将整个头版让给鲍伊。《泰晤士报》更是隆重推出纪念鲍伊的专刊,封面还特意做了个超常规的通版设计,将头版与末版打通合二为一整体布局,这是遇到特别重大新闻事件才会使用的设计方法(见图一)。

 

图一 2016年1月12日英国《泰晤士报》头版

 

从版面上看,编辑设计思路简练清晰:以黑底铺满两个整版页面,以表达深切哀悼之情。在原本第一版的位置选择了大卫·鲍伊表情严肃陷入沉思的一幅照片,颇为优雅、斯文,这与严肃大报身份颇为吻合。黑色背景上反白印有大卫·鲍伊的名字和他的生卒年份,字号不大却很醒目,因为整版除此之外再无任何文字。在原本末版的位置上,使用了一组大卫·鲍伊在摄影棚里拍摄的 “高调”肖像,裸露的上身,纯白的背景,使得整个画面呈现出极浅的色调。这组16张的照片选自同一次拍摄,连底片的序号都是走的自然数,中间没有删减。编辑将其横4 张竖4 张拍成一个方形图片区,放在版面中央,在大片的黑色背景中有这样高调小图,显得十分耀眼。图片区的下方,左右居中印着几行大卫·鲍伊1969年出道时的成名作“太空怪人”(Space Oddity)中的歌词: “在这儿,我待在船舱里,远在地球之上,看着蔚蓝的地球,自由自在。”(For here am i sitting in a tin can far above the world planet earth is blue and there's nothing i can do)。大卫·鲍伊正是凭借这首歌一举成名。

同一天,英国另一份严肃大报《卫报》头版,则以大卫·鲍伊的一幅斜侧面特写肖像铺满整个页面。以鲍伊的名字和生卒年份做的标题,字号很小,似乎是为了不影响照片的呈现效果(见图二)。

 

图二 2016年1月12日英国《卫报》头版

 

大卫·鲍伊1947年1月8日出生于伦敦南区,他不仅是20世纪英国乃至全球的摇滚音乐界传奇人物。2016年1月8日,他69岁生日当天推出了他歌手生涯中的最后一张专辑《黑星》(Blackstar),这是他精心制作的绝唱,用“我在天堂”等曲词作别爱他的歌迷。

 

二、法国大报的图片使用

 

法国《世界报》连续在头版显要位置图文并茂介绍大卫·鲍伊,照片用得也比较特别。2016年1月12日该报头版头条的大幅照片,是由法国伽玛图片社(gamma Press)摄影记者Richard imrie 拍摄于1973 年的大卫·鲍伊半身照。这一年,鲍伊大红大紫,出唱片,搞巡演,如日中天。骨瘦如柴的他赤裸上身双手抱膀站在镜头前,气质略显高傲。这是一幅使用柯达120黑白底片拍摄的照片,那个年代也是柯达胶卷独领风骚的年代。120底片拍出来的照片,由于底片大,画面格外细腻,又由于多为方形结构,人物的左右留出大量空间可以走标题、走文字,适合做杂志封面。

为了表达对画面人物鲍伊的敬仰、对照片作者理查德的尊重,以及对那个年代的还念,《世界报》的编辑不但原汁原味、原底使用了这幅照片,而且将底片的边沿也一并印在报纸上,使得画面以外的底片信息清晰地呈现在读者面前,不仅给摄影爱好者提供了怀念历史的契机,也给研究历史的人提供了珍贵的资料。

《世界报》的编辑在照片的空白背景上制作了悼念文章的大字标题:“大卫·鲍伊,一个传奇”(David Bowie,la légende)(见图三)。

 

图三 2016年1月12日法国《世界报》头版

 

法国《费加罗报》头版主图,选用了与英国《泰晤士报》头版图片同一时间、同一场景拍摄的不同瞬间照片,鲍伊手拿香烟,很酷的样子。这幅来自法新社、由拉尔夫·加蒂(Ralph Gatti)拍摄的照片,表现了大卫·鲍伊与舞台演出风格截然不同的生活中的另一侧面。编辑压图制作的标题是“大卫·鲍伊,摇滚界的百面巨星”(David Bowie, Rock star aux cent visages)。小字的内容提要中写道:“《黑星》专辑发行,同时也发出了一个黑暗的预感。两天后,69岁的英国歌手死于癌症。在五十年的职业生涯中,他一直不断地改变自己。”(见图四)。

 

图四 2016年1月12日法国《费加罗报》头版主图

 

法国另一份严肃大报《解放报》头版如英国《泰晤士报》一样采用了一个超常规的连版设计。该报头版图片的使用向来追求与众不同,这次也不例外。编辑选择了一幅大卫·鲍伊横躺在床上,幼小的儿子趴在他身上亲吻他胸膛的照片。画面上,鲍伊闭眼仰头,很享受的样子。幼小的儿子不哭不闹、不玩不笑,如成人般严肃认真。照片拍得很宁静,很温馨,很庄严,也很厚重。压图大字标题“生与死”(Vies et mort ),将读者对照片的欣赏与理解跨越艺术与美学层面,一下引向了哲学的层面(见图五)。

 

图五 2016年1月12日法国《解放报》头版

 

好的图片编辑总能通过恰到好处的点拨,包括图片的处理和标题的制作,将读者引领到一个更高的层面。当然,这要求图片编辑自己首先要能够到达那个“更高”艺术的、审美的、哲学的层面上去,而不是仅仅停留在新闻的、技术的、社会的层面上来。

 

三、其他大报头版的百变巨星

 

大卫·鲍伊(David Bowie)传奇一生的最大特点,恐怕就是演出造型的诡谲多变和音乐风格的丰富多彩。大卫·鲍伊去世的第二天,世界各国报纸头版见报的他的大幅照片也一如他生前的演出一样,千姿百态。

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出版的《人民报》(DE VOLKSKRANT)头版主图,是大卫·鲍伊出道以后第一个经典形象——外星人杰基。擅长开创前卫造型的鲍伊,1972年演唱《梦幻杰基》(Ziggy Stardust)的时候,首次以来自外星的双性太空摇滚歌手杰基的形象登台,鲍伊扮演的杰基这一形象,对性别观念构成了重大冲击,也被视为开启了华丽摇滚时代,成为大卫一生中最为重要的形象之一。

《人民报》选择了来自盖蒂图片社,由迈克尔·奥克斯(Michael Ochs)拍摄的“杰基”:男不男女不女的红色头发,剔掉眉毛抹红嘴唇的脸,红黑相间的竖条连体紧身衣,红色长筒靴,夸张的高跟底……这身服装由日本人设计制作,里面有明显的日本元素,比如厚厚的鞋底等。大尺度地敞开胸怀,很暧昧的挑逗姿态,动作怪异,卖弄风情。大红的背景布一红到底,更增添了情色成分(见图六)。

 

图六 2016年1月12日荷兰《人民报》头版主图

 

大卫·鲍伊这种怪异和妖媚的造型,经过媒体的广泛传播影响了整整一代歌手。迈克尔·奥克斯的这幅照片拍自1972年,而盖蒂图片社成立于1995 年。靠前人的摄影作品来赚钱是这个图片社的一项业务,其旗下有专门针对媒体进行名人肖像授权和销售的公司,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名人肖像照片通过各种渠道汇聚于此,建立起庞大的图片库。图片市场,真正赚大钱的往往不是摄影者。

同一天,在德国慕尼黑出版的《南德意志报》(SUDDEUTSCHE ZEITUNG)头版主图,是大卫·鲍伊1973 年做“梦幻杰基”巡回演唱会时候的另一个定妆照,也是红色背景布一红到底,最吸引人的是黑底白条、款式怪异的舞台服,据说设计灵感源自日本暴走族时尚前卫的和服。“梦幻杰基”中的日本元素还不仅仅在服装上,歌中就有“像一只来自日本的猫,用微笑抚慰人们”这样直接使用日本元素的唱词。编辑在这幅图片上压图制作了很阳刚的标题: “送别英雄”(Abschied eines Helden)。当然,大卫·鲍伊有一个唱片名字就叫《英雄》(Helden),这是一个一语双关的标题(见图七)。

 

图七 2016年1月12日德国《南德意志报》头版

 

鲍伊最经典的造型要数“闪电妆”了,这是他1973 年专辑《阿拉丁精神》(Aladdin Sane) 的封面造型:一道红色闪电带着蓝光从他的左额头经过右眼滑向右下颌,白皙消瘦的脸上,闪电的油彩格外鲜艳。“闪电妆”成为鲍伊标志性符号,深入人心。

当年,英国著名摄影师布莱恩·达菲(Brian Duffy) 拍摄的这张《阿拉丁精神》封面照片,不仅影响了上世纪70年代流行乐发展趋势,也影响了鲍伊后来的职业生涯。2016年1月12日,在悼念大卫·鲍伊的各国报纸头版,这张照片又被拿出来广泛使用。

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出版的《信使邮报》(The Courier-Mail) 头版,几乎整版就这一张闪电照。为了增添历史感和怀旧感,也为了突出“闪电妆”这一特殊符号,编辑对原本彩色的照片做了大面积去色处理,唯独保留下闪电的颜色,使其格外突出。在版式设计上,编辑对照片做了“仿古”制作,以达到摄影诞生之初 “玻璃板照片”的效果。一眼看去,仿佛报纸上放着一张19世纪 50年代湿版摄影法拍出的照片。编辑在照片空白处压图制作了充满感情的标题,引题是“全世界都在悼念重新定义了流行音乐的这位大师”,主标题直接引用了大卫·鲍伊成名作《太空怪人》 (Space Oddity) 中的一句歌词:“地球是蓝色”(Planet Earth is Blue)。《太空怪人》将22岁的鲍伊引上音乐中的角色扮演之路,也才有了后来的“闪电妆”造型(见图八)。

 

图八 2016年1月12日 澳大利亚《信使邮报》头版

 

将“蓝色的地球”和“红色的闪电”在悼念鲍伊的版面上结合得最好的,是2016年1月12日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罗斯林出版的《今日美国》(USA Today) 头版。该报编辑直接在报头徽标中的蓝色实心圆上画了一道红色闪电,形式简练,内涵丰富。《今日美国》改版之后,报头中的这个蓝色实心圆就成了“新闻风球”,平时没有重要新闻的时候,它就是一个蓝色实心圆。遇到重大新闻,它会随着新闻内容而改变,美术编辑将新闻核心概括成一个图案结合到这个圆上,读者只看报头就知道今天有没有重大新闻,有什么重大新闻( 见图九)。

 

图九 2016年1月12日《今日美国》头版

 

将这道红色闪电用得酣畅淋漓的,是2016年1月12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出版的《早报》(De Morgen) 头版。版面的上三分之一版,铺黑底反白字报道鲍伊去世消息。用鲍伊名字做主标题,在其中的字母“O”里面写上他的生卒年。一道巨大的红色闪电从版面右上角划过“夜空”、划过“大地”,消失在版面的左下角。版面上的这道闪电,如当初鲍伊那“闪电造型”诞生之初一样惊世骇俗。有这样一道闪电在,版面上的其它内容都显得暗淡无光。比利时《早报》是比利时的一份综合报纸,也是发行量最大的早报,以富有视觉吸引力的版面设计著称( 见图十)。

 

图十 2016年1月12日比利时《早报》头版

 

大卫·鲍伊的离世,已然被世界各国报纸当做重大新闻事件来处理和报道,也成为各报编辑竞相展示自己图片处理和使用水平的一个擂台。从各报头版照片看,要想成为一个优秀的图片编辑,光有专业的技术技巧是远远不够的。

 

四、特色鲜明的漫画

 

每逢重大新闻,思维敏捷的漫画家们就会立即行动起来进行创作,一幅幅既有新闻性和时效性,又有审美价值和传播价值的新闻漫画便应运而生,有的甚至成为这一新闻事件的标志性符号,具有史料价值和研究价值。

大多数漫画家把大卫·鲍伊化着“闪电妆”的太空双性人的形象作为创作的灵感和基础,这道曾经被鲍伊画在脸上的红蓝闪电被漫画家一次又一次漫画进了他们的作品。

2016年1月12日,在巴西阿雷格里港出版的《零点报》(Zero Hora)头版,几乎整版使用了一幅以布莱恩·达菲的“闪电妆”照片为蓝本创作的漫画,作者以简练的笔法概括出原照片上最具有大卫·鲍伊特点的视觉元素——发型、闪电和眼睛,其余全部留白。为了表达哀思,也为了平衡画面,作者在没有闪电经过的左眼下面,加了一颗很夸张的蓝色眼泪。而流泪的左眼的瞳孔明显大于右眼,这种“不协调”并非画家的失误,而是刻意为之,这里边藏有一个为后人津津乐道的小故事。整幅漫画色彩比照片更加鲜艳,特点比照片更加鲜明,情感比照片更加充沛(见图十一)。

 

图十一 2016年1月12日巴西《零点报》头版漫画

 

相比之下,在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出版的《红眼报》(REDEYE)头版的漫画更加简练,也更加写意:大卫·鲍伊没有了眼睛、没有了鼻子、没有了肤色、没有了表情,只剩下一个闪电图案和粉红的嘴唇。作者还通过色调的差别来强调照片上鲍伊过于消瘦的容貌。在色彩的运用上,作者大胆选用了粉红色铺满整个页面。在西方,粉红色是非常暧昧的一种性别颜色,常常用来指代同性恋,尤其是作者将鲍伊的嘴唇也画成了这种颜色,这一笔,再明显不过地暗指鲍伊同性恋身份,尽管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在悼念鲍伊的版面上这样张扬地加以强调和突出,还是十分少见的。

美国《红眼报》是一份将读者定位在经常熬夜的年轻群体的报纸,时尚前卫是其特点之一,而鲍伊恰是这方面的超级偶像。因此,这个头版设计得非常用心,也非常独特。编辑将报头缩得很小挪到了版面的右下角,且做了最大限度的弱化处理,使其与底色融为了一体,许多读者甚至会忽略它的存在。这样做的目的除了表达对鲍伊尊重外,还有尽量减少对漫画造成冲击的用意(见图十二)。

 

图十二 2016年1月12日,美国《红眼报》头版

 

五、化作黑星遨游太空

 

大卫·鲍伊,生也传奇死也传奇,就连他离世的背影都是那样与众不同。去世前两天,他推出了自己歌唱生涯的最后一个专辑,取名《黑星》(Blackstar)。他把一首名为《拉撒路》(Lazarus)的MV 排在这个专辑的最后,而在《圣经》当中,拉撒路是耶稣的好友,死亡之后被耶稣从坟墓里复活过来……一生并不幽默的鲍伊最后跟世人开了一个“玩笑”,给热爱他的粉丝们留下一个不小的幻想空间。

一些报纸的美术编辑在制作悼念大卫·鲍伊的图片的时候,会结合他留给世人的这最后一张《黑星》专辑,以及由此而引发的联想与想象,将音乐中的“黑星”形象化、可视化,作为一个重要视觉元素融入图片。

1月12日, 在德国波茨坦出版的《波茨坦最新消息报》(POTSDAMER NEUESTE NACHRICHTEN)头版主图,就是由一个巨大的黑色五角星与从“闪电妆”照片上抠出来的鲍伊头像叠加而成。抠出来的“闪电鲍伊”除了脸上的闪电图案保留了颜色,其它部位全部做了去色处理。这一大胆设计使得“黑星”和“闪电”更加突出和醒目。在五星的两腰空白处走文章的标题和内容提要。大字标题是:“英雄之死”(Tod eines Helden)(见图十三)。

 

图十三 2016年1月12日,德国《波茨坦最新消息报》头版主图

 

将“黑星”形象用得最为出色的,恐怕要数在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出版的《DENN·K N》报了。1月12日,该报头版除了大卫·鲍伊的名字和生卒时间,就只有一个黑色五角星及其下面的黑星碎片,其余一片空白。这个简洁的留白版面,如同《黑星》专辑一样空灵抽象底蕴深厚,既富有生死的寓意,又充满神秘的色彩(见图十四)。

 

图十四 2016年1月12日,斯洛伐克《DENN·K N》头版

 

无论是用一个专辑、一首歌曲,还是一幅漫画、一个版面来概括一个人的一生,尤其是像大卫·鲍伊这样的摇滚巨星的一生,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大家都在努力而为,大卫·鲍伊尝试在《黑星》专辑中剖析和探讨自己,各报编辑试图在版面和图片上总结大卫·鲍伊的一生,各有各的不同,也各有各的精彩。

编辑:郑晓鹏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复制地址

往期回顾

©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