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报业转型发展新趋势

作者:深圳特区报编委 唐亚明  2017-03-14 11:11  新传播    【字号:  

  英国报业转型的总体趋势是适应读者新闻消费习惯的变化,加大网络方面的投入,从采编、经营、管理、渠道等各个环节,向全媒体方向转型,创新传播手段,寻找新的商业模式,呈现五个方面的发展趋势。

 

【关键词】英国报业 转型发展 趋势

 

近年来,英国报纸发行量持续下滑,广告不断流失,新的盈利点尚未成气候,报业步履维艰。首当其冲的是地方性报纸,据英国《出版公报》(Press Gazette)统计,2005年到2015年十年间,英国共有289家地方性报纸关门,与此同时,新创办的也有118家。

虽然面临这样那样的困难,但是,得益于英国深厚的报业文化根基,以及各报长久以来在激烈竞争中练就的各种神功,英国报纸的基本读者还在,影响力还在,财务基本还能维持。而英国报界在转型发展方面,也进行了许多有益的探索。英国报业转型的总体趋势是适应读者新闻消费习惯的变化,加大网络方面的投入,从采编、经营、管理、渠道等各个环节,向全媒体方向转型,创新传播手段,寻找新的商业模式。综合考察,近年来英国报业发展呈现如下几个趋势:

 

趋势一:免费报纸逆势飘红

 

就在传统报纸市场普遍下滑的情况下,英国几家免费报纸却逆势飘红,成为一大亮点。

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伦敦晚旗报》。该报既是免费报纸的受害者,又是得益者。《伦敦晚旗报》原属联合报业集团,本是伦敦唯一付费晚报,因为没有竞争对手,小日子过得还挺滋润。但自2006年开始,一场免费报纸大战让一切都发生了巨变。2009年10月12日,《伦敦晚旗报》的新老板列别杰夫将该报转为免费报纸,再度独霸伦敦晚报市场。

转型之后,《伦敦晚旗报》的发行量由初期的60万,不断增长,目前稳定在90万左右,并逐渐扭亏为盈。最新的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1到9月,《伦敦晚旗报》的营业收入达到7130万英镑,同比增长13%;税前利润达到340万英镑,同比劲增了3倍。该报高级主管的年薪,也从20万英镑增加到41万英镑。

除了《伦敦晚旗报》,联合报业集团属下的另一份免费报纸《地铁报》的经营状况也非常不错。这份创办于1999年的免费早报,目前平均发行量达135万份,自创刊第五年开始年年盈利。正是因为看好免费市场,这几年《金融时报》《每日镜报》等也纷纷推出免费小报,在特定的市场派发。

免费报纸为何能在英国取得成功?媒体评论家认为:一是伦敦地铁里没有移动信号。这一“真空”也给报纸留下了更多的生存空间;二是免费是重要的因素。不花钱就可以看,极大地降低了人们的阅读成本;三是定位准确,《地铁报》和《伦敦标准晚报》都把自己定位为“快餐”报纸。

两份报纸尽管免费,但设计精良,版式清新,内容丰富,不失为都市白领上下班途中一份可口的“精神快餐”。

不仅是英国,免费报纸在欧洲其他国家也表现不俗。据世界报业协会的统计,目前每天在欧洲发行的免费报纸有1900 万份,在全世界发行的有2800 万份。在过去三年内,欧洲的免费报纸发行量翻了一番,西班牙免费报纸发行量占到该国所有报纸发行量的一半以上,葡萄牙、丹麦和瑞典免费报纸发行量超过三成。越来越多的出版商开始加入这个领域,免费报纸必将迎来一个更加繁荣的新阶段,竞争也将日渐白热化。

 

趋势二:从报纸优先到数字优先

 

英国各大报纸触网较早,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网络刚刚出现,就有许多报纸开始尝试推出电子版,建立网站,投入比较大的主要有《金融时报》《每日电讯报》等。但是,2000年前后网络泡沫的破灭,给各报浇了一盆冷水。之后数年,除了《金融时报》《卫报》在调整策略后仍然比较注重报纸网站建设外,其他报纸对网络大多敬而远之。直到2005年前后,英国许多报纸才开始认真考虑转型问题,并在发展新媒体方面采取实质性的行动。

英国报纸涉足互联网初期,报纸仍是盈利的主要来源,因此,各报大多将网络视为纸质媒体的延伸,无论流程设计还是制度安排,都以传统纸媒为中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各报在实践的过程中逐渐意识到,报业传统的商业模式已经难以为继,转型势在必行。《金融时报》《卫报》《泰晤士报》《每日电讯报》《每日邮报》等纷纷提出“数字优先”战略,将数字化新闻、网络新媒体作为发展战略的核心。

其中首先转变的,就是生产流程。以传统媒体为中心的战略中,为保证纸质版的独家报道,避免受众群流失,新闻的采写与发布都以传统纸媒为中心,纸媒付印后才发布上网。但是数字第一的新闻采写和发布机制与之相反,一旦获得新闻,首先会在各种新型媒体终端发布。比如,以前《卫报》独家新闻大多先扣住给纸质版刊出,现在70%以上首先刊登在网站上。

《金融时报》在全球报业转型中处于领先地位。10年前,《金融时报》实施了一个“新编辑部计划”(New-newsroom Project),对出版流程、人员配置进行重新安排。《金融时报》原来有120名夜班编辑,专门为报纸出版工作,该报一方面减少夜班编辑人数,另一方面对他们进行培训,使他们可以同时为报纸网站工作,并增加了互动、视频、音频、图表制作等方面的人手。2013年10月,他们宣布数字化改革更进一步,“取消深夜作业模式”,将纸质报纸出版作为全媒体发布其中的一环,将整体出版时间节点前移。经过几年的调整,目前夜班编辑已经缩减到不到20人,其他人都分流到新媒体领域。其中有4个人专门负责通过Twitter、Facebook和Google+推广《金融时报》的内容。该报总编辑莱昂内尔·巴伯(Lionel Barber)声称:“我们现在以‘数字优先’的信条来做新闻,这意味着,人们不仅一开始,而且在报道和制作、编辑的过程中,都不需要考虑这个故事是否符合报纸的要求。我们用数字的形式来思考故事,用数据、图表或其他应该的形式在网络和智能手机上加以呈现。”

《金融时报》不设专门的新媒体部,他们把视觉设计人员、编程技术人员、数据新闻记者等,打入各个原有团队,促进整体转型。

和《金融时报》一样,《每日电讯报》近年来也持续将发展重心向新媒体方向倾斜。2012年初,该报根据数字化转型对采、编、发形式上的新要求,对编辑部格局进行了全面改造。该报的编辑部是目前英国报纸“中央厨房式编辑部”的一个典型:采编平台面积庞大,所有的记者已经打破了按照报纸、网站或客户端的横向组织格局,完全以财经、体育、娱乐等垂直领域进行纵向细分,而编辑大都按照发布终端进行分工,一个明显的变化是:为网站、客户端、社交媒体账号工作的编辑岗位还在不断增加,应付着早上、中午、下午和晚上4个移动端阅读高峰;而专为纸质版服务的编辑已经一减再减。业内人士将这种新闻编辑部称为3.1版本——1.0版就是只为出版报纸服务,2.0版以报为主、以网站为辅,3.0版则是网站优先,3.1版就是这种全打通的新闻编辑部。

在这轮转型大潮中,最为决绝的是《独立报》。2015年3月26日,这家连续亏损多年的报纸出版了最后一期纸质报纸后,全面转型到网络版。

 

趋势三:盈利模式各行其道

 

传统报纸在向新媒体转型的过程中,如何寻找新的盈利模式,是各国报纸面临的一个共同课题。英国报纸网站目前主要采取两种模式:一种是免费模式,另一种是付费模式。

免费模式的基本思路是,网络版免费开放,先把流量做上去,再想办法从网络广告上挣钱,把人气转变为财气。英国报纸网上广告费大多按千人次到达算,比如,《每日电讯报》线上广告每千人次1英镑。

《每日邮报》网络版邮报在线(Mail Online)2004年推出以来,一直坚持免费模式。2009年6月该网站独立用户访问量达到2930万,成为英国最大报纸网站。2011年12月凭借4530万用户访问量,一举超过纽约时报网站而成为全球最大英文报纸网站。邮报在线有一个200多人的采编团队,每天发布600篇左右文章。该网站堪称八卦新闻集散地,充斥各种名人新闻、八卦新闻和发生在全球各地的奇文轶事,近年来中国报纸、网站也经常转载。2012年6月邮报在线第一次实现净盈利。2015年盈利4400万英镑。

同样走免费路线的《卫报》网站,其新闻水准在业内享有很高的声誉,但这些年来在经营上却难言成功,几乎年年亏损。2015年,该报数字领域的收入达8190万英镑(不仅仅是卫报网站),比上年略有下降。这个数字看似不错,但与其巨额投资相比,仍入不敷出,全年整个卫报集团亏损1.73亿英镑,268名员工被裁员,包括69名采编人员。为扭转局面,《卫报》网站也开始尝试实行“会员制”,以潜在形式向付费成员提供普通读者享受不到的内容,并声称已有5万读者签约,每人年费49英镑,但该报否认这是一种付费墙。

《卫报》在2014 年 2 月还设立了一个“卫报实验室”(Guardian Labs),可以说是内部的“媒体广告事务所”,编制大约有 130 名职员,包括设计师、影片专员、内容专员、记者、创意人员和策略专员等,目标是透过和《卫报》编辑团队、多媒体部门、数字开发部门,以及营销团队合作,为品牌广告主打造一系列的内容营销信息。这些内容营销的呈现形式除了网站和平面报纸广告外,也包括以植入广告的形式出现。

免费网站收入仰赖广告,付费网站主要收入则来自订阅费。作为在全球各大金融机构的高管中拥有众多读者的媒体,《金融时报》是英国最早实施付费墙的媒体。该报网站创办于1995年,2001年开始采用向在线读者收取费用的订阅模式,但一直到2007年才摸索到相对合理的方法。现在浏览该报网站时读者可以读到新闻目录,如果要进一步浏览内容,需要免费注册一个账号;读超过8条新闻,则需要付费,订阅费用视不同套餐而有所区别,英国标准的网络订阅费为每年335美元。2014年,《金融时报》对已实行多年的收费制进行微调。读者在订阅《金融时报》网络版之前,花费约1美元的小额资金登录《金融时报》网站可以无限制地访问浏览30天,并可免费订阅一定数量的报道,超过一定数量时再计费。

到2015年6月,《金融时报》总发行量73.7万,其中印刷版发行量21.4万份,数字版订阅量52万多,占了约70%。此外,该报网站还有500万的注册用户,他们可以免费阅读网站的部分新闻。2013年,《金融时报》的订阅收益首次超过了广告收益。其财务报告显示,“数字和服务”收益占到了《金融时报》集团总收益的55%,而2008年这一份额仅为31%。包括纸媒和数字订阅在内的内容收益占到了收益的63%,而2008年这一数字为48%。广告收入占集团总收益的比例则从2008年的52%降到了37%。

2010年7月,《泰晤士报》开始对数字内容收费,现在该报已经有超过18万数字订户,数字系列套餐每周6英镑,订户除了可以阅读新闻信息,还能得到很多附加服务,比如获得伦敦时装周的最新资讯、名人讲座的门票、出席电影首映式名额、免费电影票、餐券等。

2014年,新闻国际开展的一项研究表示,平板电脑上的电子版报纸广告,其效果至少和印刷报纸上是相等的。基于此,2015年8月,《泰晤士报》和几家重要的广告代理商达成协议,广告客户将为该报数字版本的广告支付和印刷版本一样的费用,这被视为报纸数字版本发展的一个里程碑式事件。

2016年6月24日英国脱欧公投那一天,《泰晤士报》网站撤下收费墙,对所有读者免费开放。据说,之后的那个周末,网站订户显示上升。7月份,《泰晤士报》网站给自己的付费墙开了个小口子:只要读者在网站注册,每周就可免费阅读两篇文章。

2014《泰晤士报》取得了13年来首次盈利,到2015年报纸盈利1100万英镑。

《太阳报》网站的“付费墙”这几年则经历了一个筑了又拆的过程。2013年,《太阳报》网站效仿《泰晤士报》网站推出了收费墙模式。在设立收费墙之前,该网站的月活跃读者数量为3000万人。不过收费并未取得满意的成效。当《太阳报》网上版收费时,网站流量持续下跌,社交网站转载比率也下降8%。2015年11月,《太阳报》宣布放弃收费策略,寻求增加网络流量,吸引更多读者。之后几个月,太阳报网站日访问量迅速上升到200万以上。

不管是收费也好,免费也好,各报的目的是一样的,就是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至于说哪一种模式更好,目前看还没有答案,还需要各报继续探索,找到适合自己的模式。

 

趋势四:移动平台成决胜场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移动平台已经成为一个具有决定意义的战略平台。对于报业来讲,要适应移动互联网时代,就必须开拓移动平台业务,在移动平台上占有一席之地,这是大势所趋。目前包括报纸在内的很多新闻出版商正在向移动平台进行业务转型。

路透社2016年6月份公布的《2016数字新闻报告》显示,越来越多的受众通过移动终端获取信息,以及广告拦截软件的普遍应用,是对新闻媒体的严重威胁。在一项横跨26个国家、采集样本达5万人的调查中,超过51%的被访者表示每周都会用社交媒体获取新闻。

调查表明,3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愿意看到基于他们阅读记录推送的新闻,30%愿意接收由编辑选择的新闻。在英语国家,9%的人愿意接受付费新闻,在英国则为7%。

英国五家国有报纸中已经有超过半数的读者成为了纯移动端用户。生产适用于移动端的新闻内容和产品已经成为新闻媒体的共识,“移动为先”的理念也已在报界深入人心。移动端的迅速增长促使从业者思维方式的转换,伦敦城市大学教授简·辛格(Jane Singer)指出,2015年媒体机构开始意识到移动端不仅仅是网页端的延伸,更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报道媒介。媒体开始根据移动端的传播特点组建编辑团队,制作移动端应用,抢占移动端市场。各报在改进自己的新媒体产品时,不约而同地以“移动第一”为要旨。

《金融时报》网执行总裁罗伯·格里姆肖(Rob Grimshaw)认为,向移动产品这种新媒介方式转变,它的范围要比从纸质媒体到电子媒体的转变大,而且更迅速。该报通过为读者提供不同的移动产品阅读载体来迎接这种挑战,提供的应用软件可以下载到iPad、iPhone和Android上,以便读者随时阅读该报的新闻。该报还开发了一种专门针对windows8系统的新的应用程序。目前,《金融时报》的订阅者中有超过30%的付费用户使用移动产品,如平板电脑、智能手机等来阅读金融时报的新闻,而且这种情形呈递增的趋势。

2014年6月9日,《每日电讯报》网站改版,方向是适应移动互联趋势,提出移动最佳化,增加了50个编辑部岗位,设立突发新闻团队和数据新闻部。该报的足球网站Project Babb创办一个月,日均访问量即达60万,访问者中2/3是通过手机完成。该报还创办了旅游、汽车网站,时任主编詹森·赛肯(Jason Seiken)表示,他想在《每日电讯报》创造一种“数字土著”文化。2016年3月 31日,《每日电讯报》再度出手,推出了全新改版的新网站,此次改版的最大变化就是强调“移动第一”,其界面可自动适应手机、平板电脑、桌面电脑等不同屏幕。

2016年8月,《太阳报》对报纸网站全新改版,除了借鉴了邮报在线大量采用图片的风格外,尤为重要的一点就是移动化,界面设计首先考虑手机、平板电脑用户体验。

《泰晤士报》数字部负责人阿兰·亨特说:“泰晤士报平板电脑版的阅读量和印刷版相当。最关键的是人们想在哪里得到,我们提供什么样的版本。与其说我们是数字第一,不如说是读者第一。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正从移动终端上获取信息,我们必须适应这个大趋势。”

《地铁报》数字部原负责人、《城市早晨》数字部主任马丁·阿什普兰提(Martin Ashplant) 在一个论坛上说得更为直白:报纸的新媒体产品必须首先要有一个灵敏的、交互性很强的设计。要专注于移动平台,因为那是成长之所在,是受众之所在,是未来希望之所在。

 

趋势五:数据新闻视频短片受青睐

 

近年来,数据新闻和视频短片越来越受欢迎,成为英国各大报网站吸引用户的重要卖点。

数据新闻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已经以“精确新闻”的概念出现在西方的新闻教学和实践中,当时记者可以接触到的数据往往是政府部门公布的数据与各种社会调查的数据,主要要求是在新闻报道中如实、准确地将数据解读给读者;20世纪80年代到21世纪初期,数据新闻迎来了第二个阶段。这个阶段新闻强调数据分析,通过数据寻找新闻线索,或者通过比对不同的数据寻找其中的关系;最近几年,数据新闻已经进入第三阶段:即数据可视化。强调的不仅仅是长篇累牍的分析报道,更多追求的是简洁、直观、互动,而又必须兼具一定的观赏价值,因此很多美术编辑从选题阶段就开始参与到流程中来。

在英国报界,数据新闻做得最为纯熟的,首推在新技术应用方面领风气之先的《卫报》。

2009年,《卫报》网站开创了“数据博客”,采取图表、地图和各种互动效果图来报道各个领域的新闻。2011年的伦敦骚乱系列报道堪称是开放新闻和数据新闻结合的典范。该报在数据新闻方面的许多创新,已经被众多同行所借鉴。

2016年5月,停止出版纸质报后一个月,独立报网站的数字团队扩大了一倍,高达90人,并专门成立了一个叫“信息实验室”的团队,专做数据新闻。独立报数字主编克里斯蒂安·布劳顿(Christian Broughton)表示,“如果你想在移动平台上通过一个小小的显示屏与人交谈,你必须寻找一个化繁为简的方法,数据新闻就是最适合的方法。”他认为,善于用数据来讲故事,已经成为当下记者的一个必备技能。

以财经报道为特色的《金融时报》对数据新闻也非常重视。除了在报道中广泛运用可视图表的形式外,2016年3月份,《金融时报》还推出了新的数据分析工具Lantern,这个工具可以分析受众在网页上花费的时间、受众的留有率、屏幕滚动速度、社交表现以及读者所使用的设备类型等多项数据,帮助编辑部了解哪种新闻类型更容易使读者产生共鸣,并被《金融时报》商业部门用于帮助增长订阅和广告销售。

视频短片则是近两年英国报业新媒体发力的重点。随着虚拟现实、无人机等新技术的不断普及,2015年,众多新闻机构推出了虚拟现实项目和沉浸式视频报道。随着越来越多的社交网站开始在各自平台上支持360度视频,2016年360度视频报道形式正成为媒体在视频新闻方面的新着力点。不少英国报纸计划建立自己的360度视频播放器以避免对Facebook和Youtube的过度依赖,这意味着更多的媒体将进军360度视频播报领域。

2015年6月,每日镜报网站创下了每天430万访问量的新高,比上年同期增长59%,超过每日电讯报网站,跃居报纸网站第三位,仅次于邮报在线和卫报网站。这一成绩的取得,主要归功于视频,当月该报网站视频访问量达1540万次,比上年同期暴增470%,其中仅Alton Towers一条视频,点击量就达150万次。

《每日电讯报》岂甘人后!2016年4月,该报网站创立了一个在线视频中心,专门负责生产原创视频内容。

2016年6月,新闻国际集团在戛纳国际创意节上宣布,投资数百万英镑为旗下的几家报纸《泰晤士报》《星期天泰晤士报》《太阳报》网站生产原创视频,每年的产量预计将达几千部,每月将生产超过100部现场视频。

编辑:郑晓鹏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复制地址

往期回顾

©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